利来国际平台_利来ag旗舰厅_首页

HOTLINE

13836542354
法律常识

    咨询热线:
    13836542354

    四川省成都市高新西区西区大道99号伯雅科技园1号楼
    400-6212-718
    13836542354
    法律常识

    合同纠纷3次诉讼法官换了10位执行环节法官每天

    文章来源:未知;时间:2019-05-04 05:15

      1998年,因买卖合同纠纷,北京市住宅建设设备物资公司(下称住宅公司)将北京市亨业留世建设工程公司(下称亨业公司)告上法院,索要货款134万余元。但让住宅公司没想到的是,官司一打就是14年,经过3次诉讼、5年异议审查,就连法官都换了10位。

      虽然胜诉,但住宅公司始终拿不到钱,期间亨业公司因没有年检,于2002年被工商部门吊销。被告没了,难道134万元就这样打了水漂吗?

      住宅公司不甘心,经过一番调查,出资成立亨业公司的北京某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建设集团”)被“牵”了进来,没收益还要“替”赔钱,建设集团忙喊冤上诉。

      今年3月,该案转到二中院执行二庭法官王楠手里,结果仅用了一个月就结案了,拿到钱的住宅公司和给钱的建设集团争着给他送来锦旗,表示感谢。拖了14年的案子,为何能在一个月审结,王楠到底用了啥招?请听记者一一道来。

      1998年,住宅公司与亨业公司签订合同,卖给后者一批设备,谁知亨业公司拿走货,却迟迟不给钱,业务员几乎跑断了腿。一气之下,住宅公司将亨业公司告上法院。

      法院审理后,一审判决亨业公司支付所欠货款134万余元。可判决后,亨业公司还是不付钱。于是1999年,住宅公司要求法院强制执行,但亨业公司付了4.8万元后称自己没钱了。

      住宅公司不相信,调查后发现该公司名下已经无财产可供执行了,判决成了一纸空文。

      一百多万难道就这样算了吗?住宅公司不甘心,扩大了调查范围,发现在亨业公司一份2000年的会计事务所审计报告中写着这样一段话:“经审计,我们(会计师事务所)发现,贵公司实收资本未到位,在其他应收款挂账。”该审计报告后附的资产负债表“实收资本”一项的年初数为1000万元,期末数为400万元,差额为600万元,也就是说,有600万元的注册资金没有实际到账。欠这笔注册资金的是建设集团。

      2000年,住宅公司提起第二起诉讼,要求追加亨业公司的股东建设集团为被执行人,要求建设集团在注册资金不实的600万元范围内承担相应责任。一审法院驳回了住宅公司的诉求。

      住宅公司向二中院提起上诉,二中院二审审理后认为,既然住宅公司已申请执行,就应在执行程序中处理,而不是提起新的诉讼。最终,二中院撤销了该上诉案。

      2006年,住宅公司提起第三次诉讼,向一审法院提出执行程序中的追加申请,要求认定建设集团为被执行人。没想到的是,住宅公司拿到判决结果已是5年后,期间因为案件复杂,加上法官调动等,到2011年才有了判决结果,住宅公司获支持。但眼看着自己要受拖累赔钱了,建设集团向二中院提起复议申请。

      第一次诉讼:1998年,法院判决亨业公司支付住宅公司134万货款。因亨业公司不履行判决,被强执。

      第二次诉讼:2000年,住宅公司要求追加亨业公司股东某建设集团为被执行人被驳回。

      第四次诉讼:建设集团提出复议申请,2012年,被二中院正式受理。最终,在法官的努力下,双方达成和解。

      “案子转到我手里已是2012年3月21日,我一看头就大了,14年前的官司,1998年起诉时我还没到法院呢。”虽然在法院已工作11年,但面对比自己工龄还长的案子,王楠的第一个感觉是“晕”。

      卷宗一大摞,涉及的问题很复杂,甚至作为第一被告的公司都不存在了,同一事,同一个法院做出的判决相反,“所有疑难杂症都纠结在这了,任谁都头大。”

      之后,王楠找来有关国有企业改制的相关规定、文件等等,反复看,一遍又一遍,几天后,还真给他看出了一些问题。

      亨业公司成立之初,建设集团给了1000万注册资金,但实际只支付了400万元,建设集团称,剩下的600万元是后来陆续补齐的。

      2000年根据国家规定,亨业公司要从国企改为股份制公司,当时改制时公司的净资产是604万余元,也就是说公司是以零资产转让的,再由另两位新股东重新注资,成立新公司。

      改制前注册资金没到位,改制后公司体制变了,那么以前差的600万元到底补齐没有,“这在法律上是一个空白。”王楠说,如果新股东没有补齐,那么说明建设集团确实差钱,如果是新股东补齐了,说明建设集团无责,可是怎么证明呢?

      王楠说,两家的律师一进庭,他就看出了双方的态度,开庭前全程无交流,开庭时互不相让,都想驳倒对方。特别是住宅公司的律师从头一直在跟这个官司,14年间对所有的文件、政策、证据都已了然于胸,基本不用看卷宗,就能把所有材料倒背如流。

      “也线年,案子依然没结果,企业拿不到钱,律师也就拿不到律师费。他在法庭上滔滔不绝,极力想驳倒对方,也想说服我。”王楠说,庭审结束前,王楠询问双方是否同意调解,“俩人都不出声,互相看了看。”王楠想有门,如果当事人不同意,肯定马上就反对。

      一个星期后,王楠将双方律师约到法院“探讨业务”,他将自己对注册资金到没到位,新公司和旧公司的关系的看法说了一遍,结果一方认可,一方不认可。“这是技巧,先找不认可的聊,让他感觉自己受重视,于是王楠将建设公司再次约到了法院。

      接下来,王楠每天一个电话与双方沟通,“法官说话要很讲究,态度也很重要。”王楠举了个例子,如果把“这个问题有什么意见”变成“这个问题有什么意见您可以说一下”,对方就会觉得法官是真心考虑了双方的意见,这样把三方都拉在了一起。

      最终双方都表示可以调解,而且让王楠和建设集团想不到的是,住宅公司将索赔金额降到了80万元。

      

      “你要知道,案子的本金是120万,加上利息等要个200万元没问题,但是他们一下子就降到了80万元,充分显示出了诚意。”原来一直称自己冤枉,一分钱都不愿赔的建设集团也表示,自己在注册资金上确实有瑕疵,应当负一定的责任。

      王楠的努力没有白费,2012年5月31日,建设集团和住宅公司握手言和,达成和解,建设集团支付59万给住宅公司,同时撤回复议申请。住宅公司撤回追加执行的申请。至此,14年的诉讼,一个月了结了。

      王楠说自己也没想到这对争执了14年的冤家居然都给自己送来了锦旗,当时两名律师给王楠打电话说要来领案款,谁知道一走进办公室,俩人都拿出一面锦旗,住宅公司的锦旗上写着:精心办案,打造和谐;建设集团写的是:公正调解 ,高效为民。

      律师告诉王楠,送锦旗是他们由衷的行为,以前的法官看到双方分歧太大,没人愿意给调解,王法官一下就给调成了,他们十分感激。

      关于成功调解的秘诀,王楠说问题解决的关键是法官要站在双方的立场上,分别为对方考虑,然后拿出一个最佳的方案。

      “方案拿出来,如果连我自己都不能说服,那这个方案就无法实施。关键是让双方都看到,法官确实是考虑了当事人的利益,从而信任法官,愿意坐下来沟通。”王楠说,自己除了将案子吃透外,很重要的一点是自己很有运气,“双方打了14年的官司,都很疲劳了,愿意赶紧解决,再加上我摸准了脉,结果调解成功,皆大欢喜。”

      1998年,因买卖合同纠纷,北京市住宅建设设备物资公司(下称住宅公司)将北京市亨业留世建设工程公司(下称亨业公司)告上法院,索要货款134万余元。但让住宅公司没想到的是,官司一打就是14年,经过3次诉讼、5年异议审查,就连法官都换了10位。虽然胜诉,但住宅公司始终拿不到钱,期间亨业公司因没有年检,于2002年被工商部门吊销。被告没了,难道134万元就这样打了水漂吗?住宅公司不甘心,经过......

    【返回列表页】
    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高新西区西区大道99号伯雅科技园1号楼     座机:400-6212-718    手机:13836542354
    版权所有::Copyright © 2018-2020 利来国际平台_利来ag旗舰厅_首页 版权所有    ICP备案编号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