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来国际平台_利来ag旗舰厅_首页

HOTLINE

13836542354
法律常识

    咨询热线:
    13836542354

    四川省成都市高新西区西区大道99号伯雅科技园1号楼
    400-6212-718
    13836542354
    法律常识

    找熟人装修坑的就是自己人

    文章来源:未知;时间:2019-04-28 06:11

      一个下着暴雨的午后,妻子骑着摩托车从15公里外的农村出发,来到市区签订购房合同。本来我打电话要她别来了,结果妻子说已经向工厂请假,“下雨也要来”。虽然穿着摩托车雨衣,但到达售楼处时,妻子还是被淋成了落汤鸡。

      我们的新房位于市区城乡结合部,是一套100平米的三居室,总价近60万,位于9楼。我们凑够了30万的首付款,又向银行借了20年期的30万按揭贷款。

      卖房的房主要是为了能让儿子到城里读书,享受相对好一点的教育资源,而我们作为农村人,也算在城里有了个家。

      在我们这的农村,随便哪家发生点鸡毛蒜皮的事,不到一两天的功夫,全村人就都知道了,而“在城里买房”这样的大事更是加速传播。下班路上每次碰到乡邻,他们总是问“你是不是城里买房子了”,还没等我开口,马上又说“你太厉害了”。

      拿房后的几天里,各种装修公司的电话络绎不绝,什么全市最优惠,全市最低价,质量保证,客户不满意敲掉重做……但我们总感觉房子交给这些装修公司装修不靠谱,毕竟这是我们平生第一套房子,是省吃俭用换来的,不能有一丁点儿的马虎。

      一天,妻子下班回家突然和我说,她堂妹夫的哥哥是开装修公司的:“我们可以找他,我妹说价格好说,反正都是亲戚,就当是给自己家装修一样的。”

      堂妹夫叫周杰,原先在附近镇上的工厂里上班,由于工资太低工作又辛苦,2017年夏末就去了他表哥的装修公司上班,负责接单和房屋设计。

      我未置可否,时隔几日,妻子又说:“要是找周杰,这就是他接的第一套房子,他说一定会装修到让我们满意的。”

      接下来的时间里,妻子跟着了魔似的,反反复复说着这事。我有些不胜其烦,可房子确实需要装修,以后儿子读书也要住,只好说:“让熟人装修应该没什么问题,先打个电话问问吧。”

      妻子半躺在床上,拨通了周杰的手机,不到几秒电话就通了,妻子顺手将手机递给我。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礼貌地问候:“阿哥,你们装修考虑好了吗?”

      “全包简约装修多少钱?”由于我和妻子白天要上班,没时间去采购装修材料、监督装修进度,我们便打算全部交给装修公司做好,到时候买些电器家具就可以入住了,省心。

      “11万5给你们全部弄好,但是橱柜门、衣柜门要另外加钱。”周杰语气很是客气。

      仅仅过了几分钟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我一按下接听键,那头就迫不及待地说:“阿哥,12万全包,我哥说可以。都是一家人,要是一般人是不会同意的。我哥还说,如果装修不满意就全部敲掉重做。”

      签合同的地点就在叔叔家,那天晚上,我第一次见到了装修公司的负责人,也就是周杰的表哥。他30几岁的样子,戴着一副眼镜,没有一点老板的架子。

      表哥自称姓陆,名中,和我们祖上是一家人,说装修的事交给他们准没错。接着,陆中拿出两个玻璃口杯和一把折叠伞,说这是公司给我们的一点小意思。客套了两句后,便从挎包里拿出一本厚厚的装修施工合同:“你们先看看,有啥问题再提出来。”

      这本装修施工合同分为3个部分:施工合同、施工图纸以及工程项目预算表。上面详细地写着工程概况和造价,工程工期,材料供应,验收保修以及违约责任等等。合同的封面上还印有发包方,承包方以及合同编号,并盖了装修公司的合同专用章。

      陆中指着一条“施工方违约将向发包方支付每日工程总价1‰的赔偿”说道:“按照你们12万的总价,每延误一天交房我们就会赔偿120元。”接着,又从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:“小周是你们新房装修的负责人,以后有问题可以联系他。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,你叔叔的女婿就是我舅舅的儿子,都是亲戚,都是一家人。”

      说话间,他拿出一支笔让我们在合同上签名:“放心好了,明年3月底保证完成。”

      “那就签吧。”妻子在一旁说道。我拿起陆中递过来的笔,在他手指的每处签下了大名,一式两份,接着他拿出合同专用章在承包方的签名处盖了一个个公章。

      “你们有时间先打个1万2的定金。”陆中边说边拿出一张银行卡,“就打在这个账号上就可以,改天我们约个时间给你们量房、设计、开工。”

      签完合同回到自己的房间,父亲突然打开房门,递过来一叠纸钞:“我这里还有1万多元钱,你们先拿去用吧。”

      我看着父亲满是老茧的手,邹巴巴的纸币叠成了厚厚的一沓,100元、50元、20元……我知道这里钱都是父亲平时卖菜时攒的。其实父亲是不同意我们买房的,就在看房的时候,他还是很反对。原因很简单,父母都是农民,没什么多余的积蓄可以资助我们,而我们夫妻也只是工厂里的普通工人,收入有限。在村里家家户户都有小汽车的时候,我和妻子还是骑着老掉牙的摩托车上下班,考了几年的驾照都快换本了,也没用过一次。

      “周杰是你叔叔的女婿,到时候装修好了装修款记得及时给人家付清。如果你们没有足够的现金,要不我去说下,暂时不装了,等钱足够了再说。别到时候没钱付装修款,那就丢人了。”父亲有些担心。

      父亲是个好面子的人,从来不喜欢欠钱。他常说,人活一世一张皮,有多大能力办多大事。小时候我读书没钱交学费,父亲放下脸皮向亲戚家借了几百元,次日就把还没到任务(重量)的肉猪卖了,还上了借的学费。

      我接过父亲那一沓皱巴钱——我知道我不要的话,父亲是不会走的。其实我和父亲一样,不习惯向别人借钱,更不会欠钱不还。在超前消费的今天,几乎人人都有信用卡,而我一张也没办,就一张工资卡。

      “我不会做老赖的,钱完全足够。”父亲见我说话坚定,便轻轻关上房门出去了。

      开工仪式定在了11月18日上午8时18分,这是我妻子的想法,也算是讨个好口彩。

      当日,我们如约来到新房,只见陆中、周杰他们早早就到了,还有一名50岁左右的工人正在门口等着。

      房间的正中间摆着一张便携式小桌子,用红布包着,看起来很喜庆,上面还放了几瓶王老吉,背面的墙上挂着“开工大吉”的横幅。

      陆中示意我们站到桌子中部,周杰和工人分别站在两侧,手里拿着彩炮。“三、二、一,开始!”随着陆中的一声吆喝,两根彩炮“啪啪”窜出彩带。陆中随即拿出手机,咔嚓咔擦拍下了这个瞬间,接着就是举杯庆祝,敲墙仪式,燃烧鞭炮。

      “你们这个是新建小区,还有大半房子没装修,我们打算把你们的房子装修成样板房,你们认识谁家需要装修的可以推荐给我们,到时候给现金奖励。”陆中信誓旦旦地说。

      由于我们平时工作繁忙,没时间去关注工程进度,同时又觉得都是一家人,靠谱,不用瞎操心,况且双方还签订了装修合同——如果装修公司延迟交房,每天将赔偿1‰的违约金。

      按照合同的约定,装修款分5次支付,陆中每次催款,我们都是立马转账,这也是希望他们能在合同约定的工期内顺利完工。

      我和妻子打算趁着休息日去新房子里看看,没想到一打开门,里面不仅一个工人也没有,而且还十分杂乱,地上到处都是装修材料、建筑垃圾……看得出来,装修进度严重滞后了。

      看到这场面,妻子立马拨通了周杰的电话:“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怎么装修还是这个样子?”她难掩心中的愤怒,打电话时近乎是吼着。

      “这不是年前气温低嘛,不利于装修,特别是铺设地砖,如果温度太低,地砖会出现问题的。”电话那头,周杰显得很平静,“我哥说了,等天气转暖了,就会加快进度,最多4月底就能彻底完工。你们放心,都是一家人。”

      转眼到了4月,我和妻子又趁着休息日去新房子看了看,寻思着这次去装修应该差不多了吧。可当我们推开门的一刹那,还是被里面的景象吓到了——房子跟一个月前一模一样。

      “你说这个月给我们彻底完工的,怎么现在还是老样子?”经历上一次的不满后,妻子的语气变得更加不客气了,“我们是相信你们才让你们装修,怎么现在收了钱却不干事了?”

      “嫂子,过年的时候工人都回家过年了,年后工人比较难找,这才影响了工期。”周杰保持着一贯地平静,“所谓慢工出细活,等工人都到齐了,我们一定抓紧装修进度。”

      这一回,他没说具体的完工日期,只是说:“我们会从其他工地临时调来一批工人,优先给你们装修,放心。”

      后来几次满怀期待地来看房子,结果总是令我们大失所望。电话那头周杰不是说装修材料正在工厂,需要一定的时间,就是某个装修工人家里出事了……时间飞快,转眼到了5月。

      “阿哥,你们有时间先把第4次的装修款3万6付一下吧。”接到周杰的催款电话,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    “喂喂喂,听得到吗?”见我没有吱声,周杰有点着急,“现在已经在加快工期了,地砖水电衣柜差不多都好了。”

      “可是如今工期已经超了2个月了,按照装修合同,你们违约要赔偿的,也就是7200元。”我现在已经有些不相信他们的话了,只想把剩下的款项压着,等完工后再清算。

      “那你们先预付一点吧,我们要买材料了,你们不打款,就买不了材料,会影响装修进度的。不用那么较真,都是一家人。”

      “那我们就先打2万5吧,剩下的1万1和最后一笔装修款2400元一起,等装修完工、我们入住以后没有发现问题,再给你们打款。”

      “好的。那尽量早些打款,要买材料。”接着周杰自称还有事,便匆匆挂断了电话。

      当晚,我就通过网上银行转账,将2万5给陆中打了过去。事到如今,我们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房子能快点装修完成,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确实没必要那么较真。

      某一天,周杰突然打电话给我:“阿哥,我表哥他现在不在装修公司上班了,已经辞职不干了。”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,没等我开口,对方马上接话道,“你们的房子我们不做了,实在不好意思。你们自己去找公司解决吧。”说完直接挂了电话,等我回过神来想再打回去,却发现对方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了。

      我越想越生气,越想越后悔。我拿出那本装修合同,一个大胆的决定开始在我脑海里酝酿——打官司。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妻子,妻子也表示只能走这一步了。不是逼不得已,谁会撕破脸上法庭?

      隔墙有耳,第二天,周杰就主动打电话给我:“阿哥,听说你们要去打官司?但是我和表哥都已经辞职不干了,就算你们去打官司,人都不在公司了,你们怎么打?”

      “难道我们活该倒霉?你们既然辞职了,那也应该跟装修公司交接一下吧,而不是撒手不管、只知道要钱。”我很是愤怒。“反正我和你说了,我们的钱已经打了106600元了,如果你们不做,就把这些钱退给我们。”

      那之后的有天,我在大街上偶尔碰到了去年一同参加开工仪式的工人,忙上前询问情况。他说他已经不在陆中那边做了,还说出了我们房子迟迟没有完工的秘密:

      原来,早在3月、我们约定装修完工前,陆中和周杰两人就在县城合租了一个商铺,打算开奶茶店了,为此还专门跑去了上海学习奶茶制作,光加盟费就花了12万。4月底的时候,奶茶店开业了,生意不错,他们便一直待在店里照顾生意,装修的事只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

      等到了5月,见奶茶店开得很有起色,他们就从装修公司办理了辞职,全心经营奶茶店。本来他们也想把我们的房子转给装修公司处理,但是装修公司不同意——装修公司的规定是:谁接单谁负责,他们只抽取一定的份子钱,就类似于开出租车需要交给出租车公司份子钱一样,谁接单多谁就赚得多。

      “我在你们房子做的工钱到现在还没结呢,每次去讨,他们都说你没打款——你们这个房子估计悬了。”工人最后总结道。

      几天后,周杰打电话给我:“我表哥说了,我们现在和装修公司已经没有一点儿关系了,但这房子是我们接手的,我们会负责的。”周杰停顿了一下,“我哥的意思是,你们余下的13400元马上打给我表哥,等下我会给你们发个新的账号,这是我表哥的私人账号。”

      “我现在已经不相信你们了!如果等下把剩下的钱给了,到时候你们玩失踪,我找谁去?现在我也不想跟你谈违约赔偿的事了,只要把房子给装修好,到时候钱会一分不差地给你们。我们说话算话,不像某些人尽玩套路,还口口声声说是一家人。”我冷笑道。

      “那我和我表哥商量下,因为只有他才叫得到工人。如果到时候做好了你们不给钱,我表哥估计会找你们麻烦的。”说完,周杰挂了电话。

      接到陆中打来的电话,我有点惊讶。他在电话里向我诉苦:“这几天家里来了好几拨人,都是来讨工钱的,我也没办法,我都是从朋友那边借的。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读书,开销很大。你能不能把余下的款项再给我打点,这几天工人到了,马上就开工,保证7月底完工。”

      “先打个3400元吧,余下的1万你们留着,等装修好了一起付,你看怎么样?”陆中的语气放得很低,甚至还带着一丝求饶。

      见陆中如此支支吾吾,我居然一心软,爽快地同意了。“那我晚上下班回去就打款给你,你们也快点完成装修,我孩子下半年读书还要住呢。”

      这次陆中确实没有食言,打款以后,装修进度明显加快了。我和妻子也长了记性,隔三差五地就去装修现场查看进度。铺设地板、粉刷墙面、安装衣柜,看到每道工序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,我和妻子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时值7月,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,陆中和周杰都每天带着几个工人冒着酷暑赶进度。看着他们如此卖力,我和妻子竟有些感动,经常跑到小卖部去买些冰镇饮料,以感谢他们的辛苦付出。

      “都是一家人,不用那么客气。”每次递给他们饮料,陆中总是重复说着这句话,满是歉意,“都是我们延误了工期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      陆中接过饮料,边喝边指挥着工人:“卫生间的防水再测一下,看看到底有没有发生漏水现象。质量一定要把关好。”

      正在一旁盯着的周杰突然凑过来,小声和我说道:“我哥的意思是,其实我们可以完全不管你们房子的,主要还是看在是一家人的面子上才揽下这个烂摊子。装修完工后,你们还是要及时把那1万元尾款如数打到我哥的私人账号上——大家还是一家人。”

      “这几天,我会先联系几个保洁工来给新房子做一次清洁,然后你们就可以入住了。床、沙发、家电,这些你们现在就可以先挑起来了。另外,方便的时候你们把余下的1万尾款打给我吧,我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。”

      接到陆中的电话,我和妻子长叹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,马拉松般的装修终于结束了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,心中五味杂陈。

      接下来的几天,我和妻子冒着酷暑转辗在各家商场,看家电选家具。半个月后,我们把精心挑选的商品全部搬进了新家,摆放得整整齐齐。妻子还买了一些小装饰品、绿植,往新房里一放,确实漂亮。虽然装修一波三折,但如今总算完工了,我们心里还是很开心的。

      平时隔三差五,我们就带着儿子去新房转悠,妻子每次去都会把地面拖得一尘不染。

      “都能当镜子了,不要拖了。”我看到妻子把原本就干干净净的地面拖了又拖,忍不住喊她。

      听别人说,新装修的房子不宜马上入住,里面的有害物质还没有挥发完全。“多开窗通风,大概3个月后就安全了。”有经验的前辈告诉我。我们也谨记着,每次来新房,第一件事就是开窗通风。

      有一天,我们又去给新房子通风。但在我拉开窗帘的一霎那,忽然无意中发现靠近沙发的地方潮湿了一片。开始我们都以为是墙面油漆没有干的缘故。结果隔了一段时间再去,发现水渍越来越多,范围也越来越大。从客厅到餐厅,房间到阳台,靠近地面的墙面都是潮湿一片,最严重的地方的墙壁已经起泡发霉了。

      陆中却好似早已料到,不以为然地告诉我,房子装修中发生漏水现象属于正常。没等我继续往下说,他突然话风一转:“上次周杰说的事,你们听进去了没有,什么时候兑现呢?”原来,他是在惦记着那1万元的尾款。

      “房子发生漏水你们不愿意看到,我们也不愿意。如果你们及时把尾款打到我账号上,我们肯定会负责到底。这一次必须你们先打款,我收到了才会解决房子的漏水问题。”接着,陆中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    听着他的语气,我不由怒火中烧,准备再打电话过去,却发现陆中的手机已经关机了。陆中不接电话,我又拨通了周杰的电话,决心一定要讨个说法,没想到周杰的电话一直占线,后来也变成了关机。

      我和妻子觉得不能再相信他们了,即便是把尾款打过去,漏水问题也不一定能给处理好,我们决定自己叫工人来做。

      工人们为了排查墙面漏水的原因,把房间里的地板全拆了,客厅的地砖也撬破了好几块,碎片丢了一地;原本摆放整齐的沙发、茶几都挤在客厅的角落里,用几张编织布盖着;两张一次也没有睡过的床也被拆了,折叠在一起靠在墙边;漏水墙面的碎屑掉了一地……

      一天后,漏水的原因找到了。一个大胡子的工人拉了一下我的衣角,要我随他到一间房间里,接着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,问我是不是得罪了装修公司的人。

      说着,大胡子指着撬开的地板,按着我的肩膀一起蹲下。顺着大胡子手指的方向,我看到地板下的一根塑料水管上,钉着一根约5厘米的铁钉,半截露在外面,塑料水管下面湿答答一片,已经渗进里墙壁。

      “这根铁钉很诡异。按照正常施工,这里是不需要出现铁钉的。”大胡子猛吸了一口烟,“我怀疑是有人故意干的。”

      “你们这房子的漏水还需要处理吗?尾款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打呀?”突然接到陆中的电话,我和妻子都很诧异,但仔细一想又觉得正常。

      我没有回答,而是按下了挂机键。父亲的话最终还是成了耳边风,我决定成为一个“老赖”。

    【返回列表页】
    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高新西区西区大道99号伯雅科技园1号楼     座机:400-6212-718    手机:13836542354
    版权所有::Copyright © 2018-2020 利来国际平台_利来ag旗舰厅_首页 版权所有    ICP备案编号: